讲员:李重恩

Loading Player...

3:1-5描述蛇引诱女人犯罪的经过。

我们不可以用今天见到的蛇来想象伊甸园中那条蛇。撒但被称为“古蛇”,是因为它借着活物的身体扮作“光明的天使”,向人说话,迷惑人类。“神岂是真说……”这句话表面上是一个问题,背后却表达出惊奇和疑惑:神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们呢,不让你们“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?”

3:2-3是夏娃的回应。

3:4-5,讲述蛇的回应。它公然更改神的话,把吃善恶树上的果子“必定死”改为“不一定死”,否定了死的必然性。接着,蛇告诉夏娃,吃禁果是有好处的。他们的“眼睛就明亮了”。这是形容他们眼界大开,可以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事物。神明明知道这对人是有好处的,却不告诉人。蛇暗示了,神这样做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权益,所以祂是一个自私和动机不纯正的神。

蛇所说的那番话,至少有一半不是真的。祂对夏娃说了那番话,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诱惑人犯罪,离开神,让人进入到永远的沉沦中。人的反应是什么?有没有受到诱惑呢?

当然有了。3:6-13说到了人犯罪和犯罪的后果。夏娃看着分别善恶树,越看越觉得果子可爱,于是采取行动,把果子摘下来,当作食物,又把果子给了她丈夫吃。

3:7-10描述亚当和夏娃犯罪以后的反应。他们的眼睛开了,发现自己是“赤身露体”的,就感到非常羞耻。在犯罪之前,亚当夏娃也是赤身露体的,不过他们并不感到羞耻。这代表了夫妇二人好像小孩子一样,天真无邪,根本不当赤身露体有什么不妥之处。这也暗示了他们并没有令对方感到羞耻,这是婚姻成功最重要的秘诀,就是尊重对方,不让对方感到羞耻。现在,亚当和夏娃感到羞耻,正代表了以上所说的那些好处全部都被破坏了。

第10节提到了两个字—“害怕”。人犯罪以后,害怕见到神,因为神是圣洁的。人很害怕神会惩罚自己。害怕成为了始祖和神之间的鸿沟,人不再感受到神的爱,只是怕祂和祂的刑罚。

亚当告诉神,因为他“赤身露体”,所以他就藏了起来。

3:11-13是神的审问。面对神的审问,人的回应是推卸责任。12节,亚当解释,他犯罪是因为夏娃不好、把分别善恶树的果子给他吃。接着在13节,夏娃就解释,是蛇不好,诱惑她。

3:14-15,讲述蛇所受的刑罚。14节,神指出蛇将会受咒诅,“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。”它一定会“用肚子行走,终身吃土”。“用肚子行走”这几个字暗示了本来蛇好像其他动物一样走路,在受咒诅以后,它一定要爬行。

神又要叫蛇和女人“彼此为仇”。蛇会伤害女人的后代,给他们带来痛苦,但是不足以致命,因为只是伤害她的脚跟而已。女人的后代对蛇的伤害却是足以致命,因为是伤害它的头。

3:16谈到女人所受的刑罚。神要“多多加增”女人“怀胎的苦楚”。除此以外,女人也会“恋慕”她的丈夫,她的丈夫却要“管辖”她。这代表了女人和丈夫的关系不再是好像以前那样的甜密、和谐了。

男人又怎么样呢?我们来看看3:17-19。地因为亚当的缘故受到咒诅,“长出荆棘和蒺藜”。男人要“终身劳苦”。19节,神指出亚当“本是尘土,仍要归于尘土”。“归于尘土”是指死亡。亚当要死,夏娃要死,全人类都要经历死亡。

人落在这种光景中,是不是绝望了呢?不是的。3:20,我们看到亚当为女人取名字,称她为夏娃,“因为她是众生之母。”神透过亚当为妻子取名这件事情暗示了死亡背后还有生命,神并没有把所有的祝福都从人身上拿走。

3:21:“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。”人犯罪以后要穿上衣服,暗示他们已经失去了纯真,所以在圣洁的神面前必须穿上衣服。另外,皮衣有保暖和保护身体的作用。在刑罚当中,我们还是可以看到神丰厚的恩典。

3:22-24,神把人赶出了伊甸园。神把人赶出伊甸园的原因是人能够知道善恶,如果他又去“摘生命树的果子吃,就会永远“活着”。人变得比以前更有智慧,但是与此同时,他们也会要求好像神那样,绝对自主和自决。他们会随己意而行,继续犯罪。在这种情况下永远活着,只会带来痛苦。所以神不想他们吃生命树的果子,以致于永远活着。

4:1-2讲述该隐和亚伯的出生,以及他们的职业。该隐以务农为生。而亚伯是一个牧羊人。

4:3-8讲述人类第一宗谋杀案。

3-5节,“羊群中头生的”这句话暗示了亚伯一有收获,就献给神。这里更进一步暗示了亚伯把最好的献给神。结果,神“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,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。”为什么神悦纳亚伯,却不悦纳该隐的供物,学者们有以下的看法:

亚伯把最好的献上,该隐却没有这样做,他似乎是随便献上供物。另外,两个人的心态和品格有很大的差异。该隐不蒙神悦纳以后,有两种反应:第一,他向神发怒。第二,他向亚伯发怒。这都反映出他的不良品格和心态。

神看不上该隐和他的供物,该隐就发怒,“变了脸色”。神提醒该隐,如果他行得不好,“罪就伏在门前”。通过“伏”这个动词,创世记的作者暗示了罪恶好像野兽在暗处藏匿,猎物经过,就立刻跳出来,扑向猎物,这是一个怵目惊心的比喻。现在这个猎物是该隐,如果他不小心提防罪这只野兽,罪就会伏击他。

4:8讲述该隐打亚伯,并且把他杀了。该隐大概是因为妒忌和愤怒而杀死亚伯的。他嫉妒亚伯得到神的悦纳,自己却不被看中。

4:9-11,神向该隐提出控诉。神问该隐,亚伯在哪里。该隐回答说:“我不知道”。很明显的,他在撒谎。公义的神向该隐提出了控诉。“你兄弟的血,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。”这句话可以翻译为:“你听,你兄弟的血从地里向我哀告。”神要为亚伯伸张正义。

4:11下、12、14讲述神要惩罚该隐。神惩罚该隐以下几件事情:第一,不管他怎么耕种,地不再为他效力。第二,他要离开耶和华的面。第三,他要“流离飘荡在地上”。流离飘荡是描述一个人无家可归,四处飘流的惨况。犹太人认为,这种没有家、没有根、不属于任何团体的人生,实在是生不如死。这将是该隐要面对的惩罚。

4:13-16,该隐觉得神的刑罚对于他来说,实在是“太重”了,他不能够承受。而且,他担心将来当人口增加的时候,那些遇到他的人会杀死他。神答应保护该隐。“凡杀该隐的,必遭报七倍。”

到了4:17-22,作者记录了该隐的七代后裔。这些后裔表明了神是信实的。祂遵守诺言,保护了这个本来应该被处死的该隐,让他可以生儿育女,一代一代的传留下去。他们更有文化和科技上的成就,例如建造城巿,开始游牧的生活、制造乐器、在音乐上发展,打造金属等等。

4:23-24记载了拉麦之歌。一个强壮的男人向他的妻妾自吹自擂,并且藉此机会向他的敌人示威。拉麦之歌反映出,拉麦报仇心切,不顾公义,随时准备要摧毁他所憎恶的人。拉麦是当时的人的缩影。由此可见,社会的道德正在瓦解,仇恨越来越深的在人类的心灵里扎根,而且发展出不同的罪恶。

4:25-26,经文这么说:“亚当又与妻子同房,她就生了一个儿子,起名叫塞特,意思说:“神另给我立了一个儿子代替亚伯,因为该隐杀了他。”塞特也生了一个儿子,起名叫以挪士。那时候,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。”“那时候,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”,这句话并不是说在以挪士以前,人没有求告耶和华,而是说集体公开的敬拜,或者是有组织的宗教活动是从塞特和以挪士的时期开始。

当我们看第4章的时候,我们会留意到一些人们常犯的罪恶。第一种罪恶是嫉妒。第二种罪是发怒。第三,是伤害。第四,是报复。第五,是谎言。第六,是骄傲。第七,是没有看守弟兄。

如果我们犯了以上的罪,我们要立刻认罪悔改。

神很愿意赦免和施恩给我们,就好像祂施恩典给该隐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