讲员:文惠

Loading Player...

配打开七印者(5:1-14)

5:1形容书卷里外都写了字,并且用七印封严了,这和罗马当时的文件是有关系的。里外写字表示这是法律的文件,罗马的契约等等文件往往会用印封住。另一方面,立遗嘱也是用类似的方式:一份遗嘱是有7 个见证人加封的,当立遗嘱的人死了,遗嘱就得尽可能的在原来的7个见证人面前开启。遗书的外面并不注明内容。事实上,上述两个解释是有密切关系的。契约是日常生活中所立的约,而遗嘱却是一种特别的约。透过这样的理解,神手中的这书卷代表了祂为审判与国度而立约的应许,而这个应许是赐给普天下人的。

5:3指出,无论是天上、地下、地底下的,都没有人配揭开书卷,这是指他们有没有资格揭开七印。约翰面对这种情况,他大哭起来,因为约翰清楚知道当时教会所受的逼迫,如果神不执行审判,教会就不能脱离迫;更重要的是,如果神不施行审判,祂的救赎计划就不能完成,这使约翰极度失望,以致大哭起来。不过,基督向约翰展示了另一幅的图画,犹太支派中的狮子,大卫的根,有能力展开书卷,揭开七印。

5:5-11是主耶稣的加冕典礼,有可能参考了古代中东帝王登基庆典的仪式:按步骤是奏乐颂扬、步入正殿、加冕登位以及子民喝采。5:5是颂扬,5:6是进殿,5:7是加冕,5:8-14是喝采。这样,救赎主耶稣基督就正式作王了。

5:5用两个词语形容基督,一个是“犹太支派中的狮子”(参创49:9,这是雅各给第三个儿子犹大祝福的其中一句话);另一个词是“大卫的根”(参赛11:1、10,这是神给以色列人的应许)。这几节经文一直被犹太人认为是弥赛亚的预言。耶稣基督既是“犹太支派中的狮子”,又是“大卫的根”,祂已经得胜,又从死里复活,完成了救恩,所以可以展开书卷,揭开七印。

5:6是对羔羊的描述,羔羊也就是上文所指的狮子,这个描述揉合了不少希伯来文化的思想,它看来“像是被杀过的”,却是“站立在宝座中间”,不但活着而且得胜!

在启示录中,出埃及是救赎的基本图画;被杀的羔羊就是逾越节的羊羔。我们也会想起赛53:7所记载的被宰杀的羊羔,代表主的义仆为全人类无辜地受苦。不过,这里的羔羊有“七角”,象征了莫大的权能和帝王的身分。从这里可以知道,弥赛亚是群羊中的大能领袖,祂释放群羊,胜过企图消灭它们的野兽。亚4:10形容“这七眼乃是耶和华的眼睛”,所以具有“七眼”的是神,象征祂有完全的智慧和知识,可以洞察一切。祂奉差遣到全地去,完成弥赛亚在地上所要作的救赎工作,是整个福音的中心。弟兄姊妹,旧约所应许的,以及启示文学中所盼望的弥赛亚,就在这里启示出来。

5:7像是加冕一样,我们看见站在宝座和活物中间的羔羊,走到坐在宝座上的那一位面前,从祂手里接过书卷,表示祂从坐宝座的那一位得了权柄,可以执行书卷中所写的审判了。当羔羊拿到书卷以后,天上充满了敬拜,因为羔羊快要开始执行祂作弥赛亚的权柄,完成神在全世界的旨意了。5:8-10是基路伯和长老一起“唱新歌”来颂赞羔羊,因为借着耶稣基督的救赎,带来了神国度的新时代。

羔羊配拆开封印,是因为他行了三件事,第一件是“曾被杀”,羔羊得胜是借着祂的死(参来2:14:祂借着死败坏了那掌死权的,就是魔鬼);第二件事情是曾用血引导各族的人归向神,这指出人类得赎不是靠赖任何其他的事物,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。第三件事情是基督使我们成神的国度和祭司,这是圣经一贯的教导,到了世界的末了,基督完成了所有的工作,就把国度交给父神。

5:11-14看见宏伟的颂赞,千万天使以赞美的歌声称颂羔羊。这荣耀颂指出基督开始作王时的权柄与尊贵,与启7:12向神的歌颂极为相似。所有在天上、地下、沧海里的,最终与成群的天使和天使长齐声歌颂神。5:12是天使的歌颂,天使所献上的是七重的赞美,包括羔羊的美德、能力、地位和祂配得的荣耀,而不是祂要赐给人的好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