讲员:文惠

Loading Player...

1. 引言:耶稣基督的启示(1:1-8)

2. 异象一:基督在教会中(1:9-3:22)
2.1. 基督的显现(1:9-20)
2.2. 给七教会的信息(2:1-3:22)

3. 异象二:基督在世界中“警告性灾难”(4-16章)
3.1. 神宝座前的敬拜(4:1-5:14)
3.2. 七印(6:1-8:1)
3.2.1. 六印(6:1-17)
3.2.1.1. 四匹马的异象(6:1-8)
3.2.1.2. 第五、六印(6:9-17)
3.2.2. 注解:地上受印的144000人(7:1-8)与天上群众的赞美(7:9-17)
3.2.3. 第七印(8:1)
3.3. 七号(8:2-11:19)
3.3.1. 六号(8:2-9:21)
3.3.1.1. 七号的预备(8:2-6)
3.3.1.2. 前四号的灾难(8:7-12)
3.3.1.3. 第五号的灾难(8:13-9:11)
3.3.1.4. 第六号的灾难(9:12-21)
3.3.2. 注解:小书卷(10:1-11)与忠心见证人(11:1-14)
3.3.3. 第七号(11:15-19)
3.4. 注解:更大的争战(12-14章)
3.4.1. 龙与神和神子民的冲突(12:1-13:18)
3.4.1.1. 对妇人和龙的描述(12:1-6)
3.4.1.2. 天上的战争(12:7-12)
3.4.1.3. 地上的战争(12:13-18)
3.4.1.4. 海兽(13:1-10)
3.4.1.5. 地兽(11-18)
3.4.2. 十四万四千人之歌(14:1-5)
3.4.3. 三个天使的信息(14:6-13)
3.4.4. 地上的庄稼(14:6-13)
3.5. 七碗(15-16章)
3.5.1. 七碗的预备(15:1-8)
3.5.2. 前四碗的灾难(16:1-9)
3.5.3. 第五至七碗的灾难(16:10-21)

4. 异象三:基督的得胜(17:1-21:8)
4.1. 巴比伦沦亡(17:1-19:10)
4.1.1. 对大淫妇的描写(17:1-6)
4.1.2. 淫妇的毁灭(17:7-18)
4.1.2.1. 兽的解释(17:7-8)
4.1.2.2. 七头的解释(17:9-11)
4.1.2.3. 十角的解释(17:12-14)
4.1.2.4. 羔羊最后的胜利以及大淫妇的结局(17:15-18)
4.1.3. 巴比伦倾倒的哀歌(18:1-24)
4.1.3.1. 对巴比伦的宣告(18:1-3)
4.1.3.2. 对神子民的呼召(18:4-8)
4.1.3.3. 世人为巴比伦悲哀(18:4-8)
4.1.3.4. 巴比伦被毁灭(18:21-24)
4.1.4. 赞美之歌(19:1-10)
4.1.4.1. 天上的赞美(19:1-5)
4.1.4.2. 羔羊的婚宴(19:6-10)
4.2. 最后胜利(19:11-21:8)
4.2.1. 基督再来(19:11-16)
4.2.2. 筵宴邀请(19:17-18)
4.2.3. 基督的最后胜利(19:19-21)
4.2.4. 撒但受绑(20:1-3)
4.2.5. 千禧年与撒但的末日(20:4-10)
4.2.6. 白色大宝座的审判(20:11-15)
4.2.7. 新天新地(21:1-8)

5. 异象四:基督工作完成(21:9-22:5)
5.1. 新耶路撒冷(21:9-27)
5.2. 新伊甸园(22:6-21)

6. 结论:耶稣基督最后呼召(22:6-21)
注:四个异象都由“进到灵里”或“在灵里”引入(1:10,4:2,17:3,21:10)。

7. 启示录的体裁
7.1. 书信
启示录是约翰写给他所关心的小亚细亚七间教会的,就像保罗写给加拉太教会或者腓立比教会一样。一般来说,书信往往是针对一个独特群体和处境而写的,这个特色也在启示录可以找到。启示录是针对当时教会多次受到逼迫,以及信徒面对帝皇崇拜的压力而写的。
启示录是一封传阅的书信,要轮流在小亚细亚的七间教会诵读的,所以启示录在开头部分,是针对那七间教会的真实处境而写,然后在最后加一句:“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,凡有耳的,就应当听。”表示同样的处境也适合于其他教会。另一方面,七教会的情况与将要发生的事情息息相关,这他说明了第4-22章就是针对头三章的处境来发展的。
1:4-5是新约书信典型的问候语。至于整封信的结语,则在22:21:“愿主耶稣的恩惠常与众圣徒同在,阿们!”所以整卷22 章的启示录是一封首尾呼应的信。
7.2. 先知文学(预言)
启1:3清楚地交待这是一部先知文学,作者强调书上所记的都是预言,凡是聆听又遵守这些预言的,都会蒙神赐福。
另外,作者曾经看见异象,他所写的都是异象的内容。异象是神和先知说话的其中一种形式,由此可以知道作者像旧约先知一样,有相同的蒙召经历。
在某个角度上来看,启示录承接了旧约先知的传统(如10:7),从经文里,我们看到作者约翰将自己列入旧约和新约的先知行列里面。
先知的信息具有两方面的功能,一个是宣告神的心意;另一个是预告神的作为,两者是不能分割的。宣告神的心意是指先知从神那里得到默示,然后代替神向自己世代的人说话。按照这样来说,启示录的主要听众就是第一世纪的信徒,所以我们如果要清楚明白启示录的信息,就必须了解当时的历史、宗教等等背景资料。
至于预告神的作为这个功能,则是透过神过去向旧约时代的人的所作所为,看到神为他们所设定的目标。先知在新约中说的话,可以说是圣灵引导传道人对世人所说的话;而教会乃是将神为世人所启示的目标,以及祂为人类设定的旨意启示出来。
启示录可以说是预言的高峰,综合了旧约中对于未世的预言片段,其中特别多使用的是但以理书、以赛亚书和以西结书的预言材料。事实上,启示录使用了很多旧约的材料,具体地发展了旧约经文的思想,但是却没有直接引述旧约。
7.3. 启示体裁
启示录一开头便已经告诉我们,这卷书是“耶稣基督的启示”,在原文希腊文中,启示录的第一个字就是“启示”。
“启示”这个词隐含一种特殊的意义,但是在作者的时代,这个词只是指移去一个隐藏物件的上盖,使所藏的东西能够显示出来,正如揭开一幅油画前的布幕一样。在第一世纪,“启示文学”这个名词成为一种特殊的文学着作的专用名词,主要是把神在历史里的目的启示出来,特别是指:恶人会有审判临到他们,而神的国会赐给义人。
启示文学是流行在主前200年至主后100年左右的一种犹太文学类型,目的是传达神对人类历史演进的旨意,旧约的《但以理书》就是最早的启示文学。
在两约之间,出现了不少模拟的作品,大部分都是涉及基督来临和神国度的建立的,不过全部都是假托以色列古代圣哲的名字来发表的,譬如《以诺书》、《亚伯拉罕默示录》、《摩西升天记》、《以利亚默示录》、《以斯拉默示录》等。这类著作往往随意运用象征性事物来表达它们的信息,然而没有一本像约翰的启示录这样,频密地用象征词语,有些象征事物更加被标准化了,譬如海中的兽是指政权逼害等等。
启示文学是以先知文学作为基础的,先知文学早已关注“耶和华的日子”、“耶和华的永远国度”等等题目,启示文学则把这个期待未世来临的渴望加剧。启示文学的特征可以从形式和内容两方面来说。在形式方面,启示文学喜欢用异像的方式来表达,通常需要一位解释的天使。另外也会用很多象征性的语言,其至是一些奇异的图画,譬如七头十角的兽;妇人坐在七座山上等等,这是都属于象征语言。另一方面,作者往往用伪名,假装古时的英雄来传达信息,譬如表示自己是以诺、亚伯拉罕等等,这种做法的原因很可能是为了提高权威性,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在启示录发生,作者约翰一开始便表明了自己真正的身分,表示对于自己拥有先知的权柄充满信心。
启示文学内容方面的特征,主要是关注逼近的结局和天上的奥秘,约翰从“现在”的角度来看将来要发生的事情。总结来说,启示录针对具体的历史处境,把终未的事情启示出来,鼓励信徒要对主至死忠心,以致能够逃避永远的审判,并且和得胜的基督一同享受神国的荣耀。